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是天使_

Keep it real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年桑树下【诗经·氓 改写】  

2015-06-09 10:49:11|  分类: 咆哮录(随笔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闲坐小铺,无人问津。我只有痴望着门外的桑树发呆,痴望着能有一个人敲开那木门,也敲开我尘封已久的心门。

父亲亲手带我植下的桑树,饲养了数不清的蚕儿,蚕儿吐出的轻丝包裹着我心中的丝丝情愫,编织了白色的楼阁,却不知,高处不胜寒,越是冰凉,就越是害怕接近,只因一旦沉溺,便无法自拔了。

“我要与你结秦晋之好。”手攥着白布,一身素衣的你只一句话就将我辛苦建造的冰雪城堡粉碎。你果然不是真的来换蚕丝的,年青人,果然也语出惊人。

桑树下的你显得那么洁净,阳光透过桑树叶子的细缝照射在你的脸上,好明媚。你的眼光却又飘忽不定,“能考虑一下吗?秋天好吗?秋天我们就结婚!”

桑葚在夏天成熟了,星星点点的都树都是紫红色,几只不怕人的斑鸠啄食着你头顶的桑葚,鸣叫的嗓音也变得甜蜜了。我望着你,视线避过你,却沿着你脸颊的弧度,我一定吃多了那桑葚,那深红色的讨厌的小东西,染红了我的嘴唇和牙齿,甜得我发醉,我一定是醉了。

我送你离开,渡过淇水,直送到顿丘,每走一步,我的心绪又增添了一分,亦沉重、亦欣喜,你没再同我说话,末了又握住我的手,“等我,我们会结婚对吗?”急切的眼神撞上了我,只有避开,你转身离去的背影那么遥远,又那么近。

你的身影消失,不见了,我却还站在原地,明知你不会听见,我仍在心里默念着,一遍又一遍,好,好,好,我忽然急切地想再见到你,亲爱的人儿,我的心在翻滚,在燃烧,我的裙摆拖拽着我的心,翻过了倒塌的墙,越过了小土丘,看到你的夏关,眼泪最终滴滴落下,这里会开出一朵花,我答应你。

桑树下你笑的时候,已经是秋天,啄食桑葚的鸟儿归巢南飞,今天我要嫁你做你的妻,你收起占卜的龟板、蓍草,挽着我的手,从桑树下走过。

我伸手摘下两片桑叶,就像握着生我养我的父亲的手,您的女儿今天就要出嫁了,爸爸!你看到了吗?爸爸?我身边的这个年青人,正直刚强,我们会好好的。

我转过头便看到了你,低垂的眼睑,在我的目光中缓缓抬起,温暖的眼神中,我看到了幸福,看到发未来,看到了光。

就在这幸福中度过了最初的一年,又在你渐渐黯淡的目光中度过了接下来的两年,还在你躲闪的目光中继续生活,可我却不能再忍下去了。

出嫁那天采下的桑叶,干枯得就像我们燃尽的爱情,也像我皱巴巴的双手和心,多年的劳作,却换不得一丁点儿宽慰。

我走了,不怪你,怪我,怪我还放下来你,我怎么还不放心你。

我回到桑树下,看枯黄的叶子,看到无数年轻的自己,在空中旋转落下,今天年轻不再的自己落叶归要,带着一份不甘的骄傲。

你走,我不送你,你来,我风里雨里不会再去接你。

一阵轻风吹来,桑树叶子哗哗作响,落满一地我的年轻。



附: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原文

  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送子涉淇,至于顿丘。匪我愆期,子无良媒。将子无怒,秋以为期。

  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

  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!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!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女之耽兮,不可说也。

  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

  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;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

  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泮。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。


那年桑树下【诗经·氓 改写】 - 肖语吟 - 不是天使_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